今年1月份,100歲的盧業香老人因右腳趾燙傷,被家人送往瓊海市人民醫院,最早是在泌尿外科接受治療。但是,接下來老人身體出現心電圖異常、心肌梗塞,被轉到了ICU。經過治療,老人的病情曾一度穩定,轉回了原先的科室。
  2月26日,盧業香老人的病情出現反覆,甚至加重,被重新轉回了ICU。4月17日下午,來自北京的名醫們來到瓊海市人民醫院重症監護病房看望盧業香老人。老人已經5天沒有排尿,全身浮腫。走出病房,名醫們展開了激烈討論,就救治方法對醫護人員予以指導。
  瓊海市人民醫院急診科ICU室主任醫生王光權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盧業香自入院後,就一直不能開口說話,也不能用肢体語言表達,一直躺在病床上。
  前天下午,阿婆的兒子翁祚雄和中央芭蕾舞團演職人員去瓊海市人民醫院看望盧業香時,她仍處於昏迷狀態,醫生說她已經連續好幾天沒有睜開眼睛了。翁祚雄心裡有點擔心,但也沒有多想,還是像往常一樣,傍晚6點多從醫院回到了瓊海市中原鎮排田村的老家。
  “沒想到昨天凌晨3點,醫院突然打來電話,說阿婆的病情突然惡化,我就立刻和妻子、兒子、女兒四個人開車趕到了醫院。”翁祚雄帶著哭腔告訴記者。
  凌晨4點,翁祚雄趕到了醫院,醫院正在實施搶救,昨天早上6點左右,醫生宣佈阿婆不行了。按照當地的風俗習慣,老人必須在老家的老宅中去世。瓊海市人民醫院醫護人員幫阿婆插上氧氣包,派救護車把阿婆送回了瓊海市中原鎮排田村的老家。
  到家時大約是7點,家人一直守著盧業香,寸步不離。8點40分,盧業香停止了呼吸……“媽媽!媽媽!”翁祚雄趴在旁邊號啕大哭,但阿婆再也聽不到兒子的呼喚了。
  對於阿婆的後事,翁祚雄說,會按照當地的風俗辦理,今天下午2點,會為阿婆下葬。瓊海市委常委、宣傳部部長陳大釗表示,官方不做遺體告別儀式和追悼會,但瓊海市主要領導會參加今天下午阿婆的葬禮並講話,以表達對紅色娘子軍最後一位老戰士的追思。
  昨天下午,記者來到了瓊海市中原鎮排田村老人的家裡,春節前剛翻修完的新宅,盧業香老人曾經睡過的兩張床陳放在一樓卧室里。
  推開卧室的大門,一口棺材靜靜地停放在牆邊,周圍地面都已經鋪上瓷磚,唯獨棺材下麵仍然是裸露的土地。
  據老人的兒子翁祚雄介紹,這口棺材是按當地習俗,在盧業香老人90歲的時候置辦的——在吉日吉時選中吉祥的方位停放,老人在世之時均不得妄動——連修新房子的時候都一直圍起來沒敢挪動分毫。
  娘子軍班長奪炮樓
  手指被炸斷
  盧業香於1914年農曆11月13日出生在瓊海市,1931年參加紅色娘子軍,曾任紅色娘子軍2連2排2班班長,參加過“伏擊沙帽嶺”“攻打文市炮樓”等一系列戰鬥。
  在瓊海文市炮樓戰鬥時,盧業香的左手中指被敵人的子彈打斷。
  盧業香曾化裝農婦,一人深入敵堡附近偵察,也曾赤手空拳俘虜國民黨的兩名“民團”。部隊化整為零後,她回到家中,這裡森林茂密,儘管敵人經常搜捕,但機智的她憑著對地形的熟悉,每次都讓敵人撲了空。
  “創造”“紅色娘子軍”這一稱謂的人是劉文韶。
  紅色娘子軍,即中國工農紅軍第二獨立師女子軍特務連,是土地革命戰爭時期由馮白駒領導的瓊崖(即海南島)蘇區紅三團下屬的一支武裝力量。
  女子軍特務連連長為龐瓊花(後為馮增敏),指導員為王時香。全連共有一百零三人,除了兩名年紀較大的庶務、挑夫和一名十三歲的小號兵是男同志外,其餘都是女同志。
  該武裝絕大多數來自於農村青年婦女,有的來自農民赤衛隊,有的是共產黨員、共青團員。該部隊旗幟鮮明,作戰勇敢,曾在第二次瓊崖蘇區反圍剿中擔任掩護任務。  (原標題:百歲阿婆在自家老宅仙逝)
創作者介紹

裝潢木工

bj03bjpxv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