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省萬載縣汪氏父子2013年中秋節跑到100多公里之外萬載縣長陳虹的老家,偷拍到萬載縣多名送禮者,18天后汪氏父子被抓,8個月之後被萬載警方羅織多項罪名,等著檢方批捕、法院判刑。(6月20日《南方都市報》)
  官員,偷拍,涉黑,這些字眼我們並不陌生,從雷政富案到中部某縣“縣委書記諜戰劇”,偷拍者因為動機不純,分別受到了法律的懲罰。不過,新華社曾發表了一篇題為《偷拍縣委書記被拘,還有一串問號》的文章,文曰:“身正不怕影子斜,腳正不怕鞋子歪,如果真的沒有做不乾凈的事,哪怕被攝像頭偷拍三年也不會出問題。對官員來說,應該時刻檢點和自律,適應並歡迎各種或明或暗的‘偷拍’———這種‘偷拍’不是三人的偷拍,而是無處不在的公民監督。”作為官員,如果依法行政,清正廉潔,公開透明,光明磊落,何懼偷拍?
  萬載警方的“起訴意見書”有著太多的看點,不得不讓人浮想聯翩。該案被列為一件人數多達24人的涉黑案件,並詳細地羅列了汪冬根、汪金亮父子所涉的案情。汪金亮作為犯罪嫌疑人,被控為黑惡勢力老大,由當初的涉嫌開設賭場罪改為涉嫌組織、領導黑社會性質組織罪,故意傷害罪,敲詐勒索罪,開設賭場罪等11項罪名;汪冬根涉嫌的罪名由當初的詐騙罪改為組織、領導黑社會性質組織罪,敲詐勒索罪,尋釁滋事罪和保險詐騙罪共4項罪名。這起先抓後查的案子拖了8個多月,申請了5個月延期偵查,把罪名越弄越多,“成果”越來越顯著。
  “起訴意見書”乾脆聲明:汪氏父子以社會監督的名義,採取非法調查手段獲取相關資料後對相關黨政幹部進行要挾,企圖控制當事黨政幹部,在萬載黨政機關形成了談“汪”色變的恐慌氣氛,影響了依法行政,踐踏了社會公正,破壞了政治生態;假借維權之名操縱村民,煽動村民撕毀原來與政府簽訂的拆遷安置協議,致使該組村民安置至今沒有得到解決,嚴重影響了萬載城市建設和重點工程的推進,影響了城市建設,擾亂了社會秩序,增加了社管成本。
  網友“空谷”感嘆:生活遠比狗血電視劇更精彩。汪氏父子倆到縣長老家門口蹲點偷拍,縣長安然無恙,這爺倆卻以“破壞政治生態”、“領導黑社會組織”等罪名被起訴,眼看就要鋃鐺入獄了,劇情反轉之迅速,衝突之尖銳、懸念之叢生、臺詞之奇葩,令文思枯竭、江郎才盡的電視編劇們不得不汗顏啊。雖說偷拍的汪氏父子未必純凈,但收禮的縣長大人真的就那麼無辜麽?
  法律對關於“涉黑組織”有嚴格的界定,“涉黑組織”需要滿足多個特征,如有“較穩定的犯罪組織”;“通過實施違法犯罪活動,或者利用國家工作人員的包庇或者縱容,稱霸一方,在一定區域或者行業內,形成非法控制或者重大影響”。據此,我們不得不問:連偷拍汪氏父子都要親自上陣,派不出馬仔,其“穩定的犯罪組織”在哪裡?他們到底非法控制當地哪個行業?就此而言,我們不能不懷疑當地警方辦案是不是讓“莫須有”思想衝到了前頭?“欲加之罪何患無辭”,先開列一串罪名,等檢方公訴、法院審判後,即便去掉“水分”,也一樣讓汪氏父子“吃不了兜著走”,看你還偷拍縣長不?接著是殺雞儆猴,今後誰再偷拍縣長,這就是下場。
  其實,汪氏父子就在我們身邊,也許就是你我他。偷拍陳虹縣長之前,汪冬根的偷拍屢有斬獲,如,一罪犯以腿傷保外就醫,他偷拍到此人挑水行動自如的照片,結果此人被重新羈押;再如,一鎮書記和縣政協主席等人打麻將,被他偷拍後導致該書記提拔未果。此次偷拍縣長,是因為汪氏父子拆遷維權跟縣領導有了“矛盾”,當聽說即將被收拾後採取的“自保”行為。要說也真夠可憐無助的,萬載縣長收拾老百姓,警方可以不懼“莫須有”胡作非為,而老百姓要監督縣長,也只剩下偷拍這一招了。其實,偷拍的戰果也實在有限,畫面里並不見縣長身影,大門裡面的交易只有鬼才知道。這樣的視頻就是發到網上,也很難被頂起來,引發輿情,至於到紀委舉報就更懸了。所以,王氏父子被抓之後,他們的家人曾經拿著視頻和圖片到宜春市紀委舉報,但是大半年過去了,泥牛入海無消息。
  真應了“有心栽花花不發,無心插柳柳成蔭”這句古話。萬載警方的“起訴意見書”讓我們大開眼界,雖然並無縣長陳虹的隻言片語,但是“仁者見仁智者見智”的熱議之中,縣長陳虹難逃法網,那些線索清楚的送禮者並不是他的外甥侄子,既有名酒名煙還有人民幣,成群結隊,說這是外甥侄子,也太敢愚弄世人了。至於說汪氏父子“破壞了政治生態”,讓當地官場談“汪”色變,這立場根本就站歪了,完全可以一棍子打下去,因為,我們心裡都在為王氏父子的偷拍點贊,你堂堂一縣之長,豈有懼怕偷拍之理?不怕是對的,怕了就是心裡有鬼,不捉你捉誰?
  文/朱永傑  (原標題:試問有幾多縣長不怕偷拍�
創作者介紹

裝潢木工

bj03bjpxv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